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退股 万亿商业帝国拆分!互联网大厂集体“退圈”

来源:亿邦动力 作者:亿邦动力 2022-01-25

“国外的大公司拼的是差异优势,国内的大公司过去拼的是生态构成。”这几乎是所有互联网商业观察者们的共识。

回看行业竞争的生态化之前,国内互联网行业经历了团购、网约车、外卖、共享单车、社区团购等接踵而至的大战。一次比一次激烈的竞争过后,每个业态的胜利者站上了领奖台,而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则在“后台”组了一场资本局。

根据公开资料,过去一年互联网大厂在投资中加速发力。腾讯对外投资超过300家,较2020年增加超100家;字节跳动虽只对外投资了64家企业但较上年增长80%。紧随其后的是阿里近48家,美团15家,均较上年有所增长。仅一年,阿里、腾讯、字节跳动三家能够统计到的公开对外投资总额已经超过2000亿元。

而在寥寥无几的“有为”创业项目之外,能够最终进入互联网大厂麾下,已经成了很多优质项目的最终归宿。

然而,这套商业法则,在2021年到2022年之间,这个新旧商业世界切换的当口,骤然失效了。

01

巨头集体玩退出

字节连战投都不要了

日前,一则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门“一夜消失”的消息在圈内引发了震动。

有互联网从业者在职场社交平台中爆料所在部门忽然之间被裁撤,有投资人通知项目负责人中后期恐怕少了个依靠。而在字节跳动给出官方回应前,大家对于这次变化的后续影响也给予了最大关注。

“字节去年投资这么猛,忽然砍掉部门会不会对之前项目有影响?”

“这么突然,是什么原因?别的互联网公司会不会也这样?”

……

随后,字节跳动的官方回应,似乎解除了大家的一部分焦虑。

“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

事实上,在2021年才成立的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门,经历的事情不少。

2021年10月,李子柒与杭州微念正式对簿公堂之时,字节跳动开启了退出微念的程序。事件发生的3个月前也就是7月初,字节跳动才刚刚成为微念的股东。爱企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当时持股杭州微念1.48%。

除了中间的几次新消费品牌投资,让对应项目引起了关注之外,字节跳动在零售电商领域中最出名的,还要数90亿收购了Pico,直接为自己安上了通往“元宇宙”的大门。

只是这些,不论是顺利的,还是有过插曲的投资,如今都已戛然而止。

相比于战投部门的成绩不佳,亦或是整个公司对投资业务有重大调整这些“个体”原因以外,更多业内人士其实看到的,是一场关于资本市场的“浩劫”——因为近期在投资业务调整的互联网大厂,不止字节跳动。

一个月前,腾讯率先以中期派息的形式大幅度减持京东,持股比例由17%大幅缩水至2.3%,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将卸任京东董事,此事一度造成京东跌停。


此后不到10天,腾讯减持东南亚最大互联网公司冬海集团,持股比例将从21.3%降至18.7%。同期,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腾讯集团副总裁李朝晖一口气退出多家企业的董事、法人职务,其中就有知乎的关联企业。

而就在字节战投被裁撤的同一天,阿里将优酷的直接控股模式改为了间接控股,蚂蚁集团也着手减持了众安保险,持股比例从13.54%下降至10.37%。

去年,阿里CEO张勇已相继辞任滴滴、微博董事。更有媒体报道,阿里准备出清手中微博29.6%的股份,只是目前,阿里、微博等都未对此做出回应。

不确定的是,互联网大厂最终会摸索出怎样的新战投模式;而确定的是,创业者、创投者这个动荡期里,生存模式要“变”了。

02

BAT不再买单

是时候重新寻找创业驱动力了

20世纪60年代,由大企业成立部门专门用于创新投资的组织形式就从美国兴起了。当初,这种模式被应用于创新周期最紧迫医药行业。只是如今,这种CVC模式逐渐转变为了巨头之间不断扩大版图,完善布局,稳定地位,构筑“商业帝国”的高效手段。

而其实明确了大企业CVC和投资机构的关系链,就会对大厂收紧战投可能带来的影响有所预警。

企业CVC设立的战略目标,更多是配合母公司的长期战略,以投资方式驱动创新与模式扩张,依托母公司业务优势为被投创新企业提供独特的增值服务。

CVC的财务回报仅仅是结果,其产业价值链的协同、企业边界的拓展以及对生存能力的呵护是其最重要的目的。而独立的投资机构IVC本质是“赚钱机器”,财务回报是唯一目的。

这样的差异让两者在投资市场形成了类似接力跑前后“两棒”的角色,而中间引起承托和护航的接力棒就是创业项目。

因此,互联网巨头CVC的收紧趋势可能带来的影响被总结为了三个点:

(1)大厂可能不会再随意调动资本,以烧钱模式催生新的细分赛道,也可能不再以掐尖收购的形式促成行业资源的集中,来巩固自己的市场地位。未来如果大厂想要占领新的赛道,必须要亲力亲为。

(2)巨头收手,可能会打破多年以来“寸草不生”竞争格局,为更多中小企业留出窗口期。但如果大厂亲自下场,对其它创业者带来的挑战也会变大。

(3)以往创投机构退出的方式之一,就是将项目转手给互联网巨头。基于这个思路,创投市场一度养成了专投大厂员工离职创业项目的“习惯”。如果失去了巨头并购的退出路线,创投面对项目势必会更加谨慎。对新项目初筛的严格,或许会吹散部分资本泡沫。

“长期陪伴型投资基金肯定影响是最小的,因为都是奔着IPO去的,甚至还能捡漏。没有二级市场经验的机构,现在这趋势,今年都会头疼。”一位投资人表示,目前投资人是最着急想清楚方向的,但长期来看,巨头投资战略的变动其实影响的是整个链条,甚至会改变整个行业的创业思路。

“不过也不用太悲观。”有互联网企业高管表示,如果缩减了投资,大厂为了确保自己核心业务的竞争优势,在新赛道上发挥影响力,肯定需要让自家生态更开放,和其它企业产生更复杂的业务交集,这对于更多玩家来说也是机会。

03

大厂对外投资退潮

新的扩张模式在路上

投资一直是BAT等互联网大厂最重要的商业竞争方式之一。即便是初心满满的互联网创业者,也必须要给自己一个心理准备,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要么被“绞杀”,要么被收购。

第三方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20年,阿里系对外投资总金额超过8000亿元。2018年对外投资高峰期参与投资事件达117起,金额近2000亿。而也是在这一年,发生了一个巨头投资扩张版图的典型事件:阿里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拥有了自己的外卖“拳头”。

同样的周期内,腾讯对外投资超过1200起,其中50%均为战略投资,2021年的投资事件数量为历年之最,超过了2019年和2020年之和,公开数据的投资总额已超过1200亿人民币。过程中,腾讯通过和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企业建立资本联系,让入口“九宫格”拥有了几乎完备的电商功能,也让自己在竞争中始终未落下风。

而巨头的投资,不只可以武装自己,甚至可能直接结束一个赛道。2013年,腾讯对滴滴进行了B轮投资,这次投资为国内市场引入了烧钱的资本模式,也让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完成了市场教育,一次性结束了网约车和移动支付两个创业赛道。随后,由金沙江、DST、中信产业基金等资本参与的烧钱模式,反复在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赛道验证,直到在无人货架上崴脚铩羽而归。

但今天,巨头们对投资的收紧,其实也算不上突然,因为变化早有端倪。

一方面,从去年上市的几家企业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到腾讯阿里百度财报中显示的投资亏损,再到今年心照不宣的资本退潮,资本市场的冷淡显而易见;另一方面,从大环境来看,巨头们战略投资的收紧,与去年以来反垄断的落锤和互联互通趋势所引导的更自由、更开放的商业世界也不谋而和。

不过,巨头们当下的选择,究竟是短期手段,还是迎合大趋势的长期战略,似乎还不能确定。因为就在字节裁撤战投部门的当天,华为的一个动作让行业看到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华为旗下CVC(企业风险投资)哈勃投资完成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登记。完成备案登记后的哈勃投资,机构类型是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这代表着,华为将自有资本投资转向了可以以独立的身份公开对外募资的私募机构。

多位投资人告诉亿邦动力,这种从企业自有的战投部门,转变为专业独立私募机构的路径,很可能会成为科技公司,特别是互联网巨头未来对投资策略的转型方向。

“折腾了这么些年,从2022年开始,创业企业终于可以回到该有的起跑线上了。”有投资人表示,在短期,本就缺乏资金的环境下,初创企业会面临一定的困境,但从长远来看,新的环境会让资本更加关注良性的商业模式,追求以充分竞争去换取价值的最大化,对创业环境是好事。

他表示,未来一年,行业中各个角色都有自己的主要任务。对早在去年就开始“屯粮过冬”的投资机构们来说,任务是摸索出一套新的投资逻辑,划定范围、制定标准;对于创业企业,要重新思考,选定有确定性的、有高质量增长机会的赛道入局,“小特精专”也会成为很好的选择;而互联网大厂们则面对的是,找到新的稳固优势的方法。

推荐内容
云安全风口已至?“360”“深信服”决战企业安全产品云安全风口已至?“360”“深信服”决战企业安全产品十二年企业数字化转型中 我遇到过哪些“坑”?十二年企业数字化转型中 我遇到过哪些“坑”?不脱离业务场景的低代码 才能成为 CIO“同行”不脱离业务场景的低代码 才能成为 CIO“同行”重磅!京东向第三方卖家开放两大增长引擎重磅!京东向第三方卖家开放两大增长引擎
跨境货代低价揽收货再出新套路!跨境货代低价揽收货再出新套路!对话鸿鹄致远徐海:国联股份发起的基金如何投产业互联网对话鸿鹄致远徐海:国联股份发起的基金如何投产业互联网跨境直播电商加速发展 开启国际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跨境直播电商加速发展 开启国际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瞄准出海浪潮 中国企业如何构建国际化“朋友圈”?瞄准出海浪潮 中国企业如何构建国际化“朋友圈”?
数创中心调查:常熟纺织服装企业战疫求生数创中心调查:常熟纺织服装企业战疫求生业绩翻番发力加盟商 艾莱依是如何做数字化转型的?业绩翻番发力加盟商 艾莱依是如何做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化转型时 “云”对于企业意味着什么?数字化转型时 “云”对于企业意味着什么?布瑞克升级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数字化平台布瑞克升级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数字化平台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2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5990号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