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小米蔚来招商局接连下注,这个独角兽什么来头?

来源:亿邦动力 作者:镤心 2022-01-21

2021年12月17日,能链集团完成E2轮融资——这是其在过去一年完成的第4轮融资,迄今为止,能链已完成超10轮融资。其背后的投资方不仅包括招商资本、中金资本等头部人民币基金,也包括贝恩资本、愉悦资本等美元基金,还有小米集团、蔚来资本等战略投资方。

图片

图片

这家成立五年多的公司,俨然已成为作为最吸金的独角兽企业。

截至目前,能链业务已经涵盖油、电、氢、气等多个能源品类;拥有团油、快电、能链云、能程科技、能链综合能源港、能链便利六大业务。

能链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其所代表的能源产业互联网有哪些看点?能链的挑战和风险又在哪里?本文将为您一一拆解。

01

做能源行业的阿里巴巴

3万亿成品油零售市场,一直是一块令人垂涎的大蛋糕,无数创业者试图借助技术、商业模式的变革,推动产业数字化。

能链的前身是成立于2016年的“车主邦”,从商用车、而非私家车的加油需求切入,这个切入点后来被证明是关键性第一步。

2013-2015年,加油O2O企业都在争夺私家车的交易额。

彼时滴滴还没有起量,神州、首汽、快狗、货拉拉等平台才刚成立。油站处于躺赚阶段,不愿让利,O2O加油公司只能自己补贴客户,做大GMV。但私家车加油频次低、粘性不强,这一模式难以持续。

中石化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认为:“能源产业互联网建立在3个前提条件上。第一,有大量的地方炼油厂;第二,有大量的民营加油站;第三,有大客户批量采购,比如大物流公司等。”

随着网约车平台、城配平台的崛起,在线化也让大规模的商用车加油成为可能。商用车加油频次高、流动范围大、价格敏感,燃油成本占据总经营成本的40%左右。这是一个真痛点。

从产业链角度,上游炼厂产能过剩30%,加油站数量过剩,这个行业需要一些变革力量。能链创始人戴震的想法是:构建“互联网+能源+商用车”的平台结构。

对于降成本,商用车平台求之不得。

对于油站来说,则需要创新的盈利模式 。在B+轮融资发布会上,能链创始人戴震曾表示,公司要成为能源行业的“阿里巴巴”,“我们没有一座加油站,没有一根充电桩,想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能源零售商。”

东方富海合伙人刁隽桓曾在车主邦在B+轮融资发布会上介绍:“布局能链,是这个公司未来有机会走出去。因为在整个电商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的1.0时代,出现了像京东、阿里这样的行业平台型公司;到了2.0时代,细分行业里出现了像携程、头条、抖音这样的公司;3.0时代,传统行业和数字经济出现了完美的结合,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公司都出现了,能链或许就是其一。”

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流量侧起量,带着大量订单去改造上游供应链,最后实现全产业链的协同。能链联合创始人、总裁王阳认为所有想做产业互联网的公司,最后都将殊途同归。“大家讲的都是从上游到下游的模式,基本都要做全链条,就看你选择从哪个角度去切入。”

有的公司从上游切,帮油站做集采;有的公司从中间切,做SaaS提高经营效率;能链觉得最大公约数是流量切。“对加油站老板来说它有一大堆需求,但最核心的需求是多卖油。”

02

从0开始,到生态初成

王阳将能链的发展历程总结为几个阶段:

2016年,“验证模式”。

2016年5月,能链的前身车主邦注册成立。经历半年多的产品研发,2016年11月,车主邦APP上线,3个月的时间实现盈利。这段时间,车主邦完成了业务模型的验证及技术储备。

2017年,“潜伏”。

这一年,车主邦快马加鞭地布局城配平台和网约车平台。货拉拉、快狗打车、嘀嗒出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头部平台均在这一时期打通接口。“与快狗打车、货拉拉这些平台完成了接口的对接。在这些平台运营的司机不需要再下载车主邦App,通过司机端就可以直接完成所有的操作。”王阳补充。

2018年,快速复制。

车主邦覆盖的核心城市从26个增长到70个城市,并与壳牌达成战略合作,油站数量、交易额以及团队都实现了快速进步。供给端的70城和需求端的上百个接口使车主邦迅速打开局面,至2018年底规模已跃居第三方能源供应商第一。

图片

图片

2019年,品牌升级。

这一年,车主邦已经搭建了全国最大的职业司机的加油、充电网络。同时,公司进行了品牌升级,从车主邦改名为能链。

王阳解释:“‘能链’是一个很厚重的词,它是能源的连接,也是行业的连接。我们刚开始只有加油一个业务的时候,感觉有些承载不了‘能链’这个词。等到我们开始想要去做上游的供应链、中游的加油站改造的时候,我们就把公司改名为能链NewLink。”

这一年,车主邦上线的城市预计突破350个,年底,公司年化GMV达到500亿元。

2020年,加速复制。

2020年,能链已跻身到国内电商前十,在数字能源领域稳居第一位,全球范围仅次于美国的FleetCor。“2020年公司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团油的复制上,它更多的是一个原有业务的从10~100,从100~1000的一个复制。产品的丰富度和发展速度都非常快,能链物流、综合能源港都在萌芽。”

2021年,生态初成。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能链的2021年,王阳认为是“生态”。“我觉得之前是物理反应,2021年开始有化学反应。”

上游的能链物流直通炼厂,让危化品运输可视化;能链云武装了加油站,综合能源港新增了充电、便利店、维修保养等零售场景,成为加油站的升级版。

生态协同正在成为能链的护城河。

5年多时间,多点布局,能链在零售端有团油、快电聚合流量;技术端有能链云提供SaaS、AI、大数据、IoT服务;还探索出能链综合能源港、能链便利等未来零售业务。

在成品油行业,能链试图覆盖成品油零售行业从上游炼厂到下游消费者的全链路交易链条。

在充换电行业,快电一方面互联互通不同品牌的充电桩运营商,另一方面通过品牌升级、服务延伸(充电场站增设餐饮、休息等服务),帮助充电桩运营商提升充电桩利用率和场站经营效率,增强盈利能力,缩短投资回报周期。

一个个业务不断生长出来,王阳称内部为“乱七八糟的生机勃勃”,“主要是能源行业机会很大,给了大家很多自由空间。”

能链物流团队已经成长起来,2021年获得独立融资,公司除了给期权,也给团队留了股权。自动驾驶团队长期呆在苏州。

在不断修正、不断迭代的过程中,能链在2020年总结出自己的管理体系“MARK”。

M指map,做地图。在遇到不同的问题时,他们会把网上所有相关公司找出来,分个类,然后去请教。

A指ability,总结干某件事需要的能力。比如能链的BD团队,每次见完潜在合作伙伴,都会总结今天哪说的对、哪说的不对,话术应该是什么样子,然后去做模拟演练。

R是review,不停重复。王阳认为:”没有不断重复就没有很好的文化。”

K是key result,拿结果,也就是战功文化。王阳认为打胜仗是最好的团建,也愿意发各种各样的项目奖,让拿到结果的人多收益。

关于未来,王阳认为,“未来整个行业能源行业大的方向上。第一个品牌化,大家会更相信品牌背书;第二,去碳化,能源会变得更清洁;第三个数字化,数据助力生产决策。大方向是不会变的。在整个过程当中,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03

从存量加油市场,到增量充换电市场

后疫情时代,数字化成为共识,能源行业正在产业互联网的作用下加速重构。

成品油是一个稳定的存量市场,每年3万亿零售额,能链要做的是把产业链从线下搬到线上。

王阳预计,整个产业链,炼厂、加油站、运输、零售各个环节的线上化率加起来qian3年大概不超过2%,去年整体不超过5%。

充换电则是一个新生的线上化行业,每年超过60%的增长速度。

“你今天市场占比再高,意义也不大,因为未来可能有上百倍的增长空间。”王阳总结,“油是如何把存量搬到线上,电是如何做大一个新行业,这是两套不同的逻辑。”

能链希望成为能源变革的推动者,一边聚合了能源需求侧的分散消费需求,一边要整合能源供给侧的分散布局,形成一张连接能源需求侧与供给侧的、全国性的线上线下零售网络,驱动能源消费的数字化。

能源市场过于庞大,开始于2015年的成品油政策开放,给行业带来一个结构性转型的机会;新能源的普及将带来能源结构的巨大改变;传统加油站也显示出对数字化升级的强烈需求。

与此同时,能源供给几乎是国内唯一没有被互联网穿透和重组的高频大额消费场景。

能链创始人戴震判断:“能源行业会迎来历史性变革。随着市场的逐渐开放,几万亿的能源市场有可能孵化出千亿级的大公司。”

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历史契机:物流公司对于降成本趋之若鹜;加油站对于数字化求贤若渴;上游炼厂也产能过剩。产业链似乎都有重组的需求。

但其中同样危机重重。

对于成品油来说,国际原油价格波动随着国际政治的博弈起伏不定,成品油供给也随之起伏;上游炼厂集中度过高,议价能力很强;而且随着数字化基础设施的普及,物流公司似乎只需要一个连接加油网络的接口,而不再是一个平台。

能链卡住了能源市场开放的历史契机,也看到了油、电两个赛道的结构性空白,但他们也需要同时平衡产业各方的利益诉求,将分散的消费需求和分散的能源供给连接起来,整合为一张覆盖全国的线上线下零售网络,让能源变得智慧,让消费变得便捷环保。

这是一场注定艰难的探索,也是一次风口上的奔跑。

王阳希望“整个团队能够继续保持谦逊勤奋,为行业持续输出有价值的解决方案。”她也看到“从大的方向上看,能源行业是在逐渐放开的,但是对于这种涉及国计民生的行业,国家还是会有比较多的监管,任何事情都是在这样的监管中才能够健康成长。”

推荐内容
云安全风口已至?“360”“深信服”决战企业安全产品云安全风口已至?“360”“深信服”决战企业安全产品十二年企业数字化转型中 我遇到过哪些“坑”?十二年企业数字化转型中 我遇到过哪些“坑”?不脱离业务场景的低代码 才能成为 CIO“同行”不脱离业务场景的低代码 才能成为 CIO“同行”重磅!京东向第三方卖家开放两大增长引擎重磅!京东向第三方卖家开放两大增长引擎
跨境货代低价揽收货再出新套路!跨境货代低价揽收货再出新套路!对话鸿鹄致远徐海:国联股份发起的基金如何投产业互联网对话鸿鹄致远徐海:国联股份发起的基金如何投产业互联网跨境直播电商加速发展 开启国际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跨境直播电商加速发展 开启国际互联网营销师新职业瞄准出海浪潮 中国企业如何构建国际化“朋友圈”?瞄准出海浪潮 中国企业如何构建国际化“朋友圈”?
数创中心调查:常熟纺织服装企业战疫求生数创中心调查:常熟纺织服装企业战疫求生业绩翻番发力加盟商 艾莱依是如何做数字化转型的?业绩翻番发力加盟商 艾莱依是如何做数字化转型的?数字化转型时 “云”对于企业意味着什么?数字化转型时 “云”对于企业意味着什么?布瑞克升级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数字化平台布瑞克升级全国农产品“产销对接”数字化平台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2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5990号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