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3年赔了1000万 我成功地把直播MCN公司做垮了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君 2021-02-22

2021年2月3日,当别人还在准备上完最后一周的班回家过年时,我已经提前回到了老家湖北红安,那个为了神圣的共和国贡献了100多个将军的地方。

这几天,红安过节的气氛就像我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悲凉。

就在一个月前,为了还债,我变卖了在深圳唯一的一套房产。房子是2009年买的,80多平,当时按1.3万入手的;变卖时总价656万,8.2万一平米成交的——如果我有耐心,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不止这个价码。

但是,失败的人还有价码吗?精明的中介早就吃准了我急着用钱的心理,就是一口咬定8.2万一平米不松口,明明小区其他人出手时,同样的户型,8.5万一平米都可以成交。

因为当时还有1000万外债要还,我一咬牙,8.2万就8.2万吧,就算这套房多拿20多万,对我的处境也并没有本质上的改善。

没有做直播MCN前,我在深圳开了个服装厂,当时是2005年左右,那时的服装市场,不论是做外单还是内单,站着就能把钱给赚了!

因为工作需要,我买了一台大奔,150万,坐着大奔会客时,那些人一口一个叫我“老板”。

从2018年起,我开始做MCN公司,努力了三年后,公司还是做垮了,最后连房子都卖了,这台大奔也没有必要留着了,最后作价100万,卖给了深圳奔驰会的一位副会长,人家给的是良心价。

庆幸的是,公司清算完结后,卖完了房子和车子,加上自己这些年的存款,该给员工的工资都结清了:从终点回到起点,到现在才发现!

处理完深圳的后事,我就决定回老家静一下,当然在回老家前,还得和大家吃一顿散伙饭。

结果,这顿散伙饭一吃就是半个月!

先是和原公司员工吃,员工们在吃饭时很感慨地说,当个老板也不容易啊,亏了1000万,还给我们发工资,下次老榕你还创业的话,哥几个还跟着你干!

然后是跟合作过的主播们吃,他们告诉我,老榕你是解放了,留下我们像孤魂野鬼一样呆在这个混账行业:不是说很多人做主播都香车宝马了吗,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轮不到咱?

最后是和各品牌老板们吃,吃着吃着,大家都吃出了兔死狐悲的感觉,说本来指望在直播带货领域和老榕你开拓出新格局呢,没想到最先走的是你老榕啊!

我也没有想到,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以为直播带货是风口,

结果还是连门都没摸到!

前面说过,我2005年左右在深圳开厂做服装,那几年也的确赚了一些钱,不至于饿死近百名公司员工。

但是从2010年开始,整个服装行业的行情是“风刀霜剑严相逼”,一开始,我们公司的重点业务是做外贸,后来那些鬼佬的报价越来越低,一条耗料2米多、纯棉里布、包括各种辅料大褛的单价,国外公司都敢报到FOB 10美元的单价了,连成本都追不回来!后来转做国内单,情况才稍微好转,但是一年到头也挣不到什么钱,就这样硬撑到2018年。

2018年,有一次我到江西出差,看到当地一个广场在搞庆典,有人远远指着中间那个瘦高瘦高的年轻人对我说:那个就是李佳琦,之前在我们这里卖柜台,现在做直播带货火了,成了名人了。

我当时满脑子想的是转型,一听这话,就像头上开了两道光:做直播,对我可能是一个机会!

回到深圳后,我一边有步骤地变卖工厂的资产,一边开始注册自己的MCN公司。

在深圳创业这些年,我也结识了一些传播机构,他们旗下有一些帅哥美女,他们经常参加一些公司的品牌活动,和观众的互动效果非常好,和他们中的一些人聊了几次,他们也愿意过来做主播。

带货品类上,初步确定为老家红安的土特产,比如说,红安花生、红安大布、红安红苕、红安板栗等,有一个表弟专门在红安负责收购产品。还有,就是之前服装厂留下来的一批尾货。

接下来,我开始做直播平台号,当时的目标是做50个号,最后投入了600万,通过不断的引流活动,做成了15个初具规模的号,每个号的粉丝数都在几十万级别。

当时我还不知道,有些号的粉丝可以是占着茅厕不拉屎的死粉!

2019年,主播们开始直播带货,我也开着自己的大奔每天在外面接品牌,然后通过公司的这15个号来直播变现。

但是,创业是残酷的,这15个号的变现能力太差了,做了一年,总共只给公司带来了40万的纯利,比我做服装的利润都要低!

我惶恐了:以为直播是风口,结果还是连门都没摸到!这种惶恐的情绪一直陪着我走过了2020年。

2020年一开始,疫情到来后,我曾以为自己会逆势而上。但是,年底一盘点,更残酷的结果出现了:3年赔了1000万,我破产了!

创业反思:我为什么失败?

现在想起来,直播风口对于我而言,可能只是一个假象。

种统计机构的数据都在说,直播的风口还在吹,头部主播们还在出圈,带货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但是,数据的背后掩饰不了一个基本事实:僧多粥少!

其实看到直播“风口”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在我意识到这里面大有可为之前,很多有资本背景的MCN机构早就抢先入场了。

《2020年中国MCN行业发展研究白皮书》显示,2020年的机构总数已经突破两万家,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9%!

这么多的MCN机构,都过来抢直播带货这根已然没剩多少肉的骨头,够几个人吃的?

其次,直播行业不相信平凡,流量向头部集中就是这个行业的永恒法则。

淘宝直播前负责人赵圆圆曾公开说过:直播带货的模式就是资源向头部主播集中的必然过程。所以我们看到,作为业内最有实力的MCN机构,美ONE公司300多人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李佳琦一个人在运转;另一个知名MCN机构谦寻文化虽然也签了一大批达人主播、红人主播,甚至还有林依轮、李静、海清、李响、大左、李艾等明星主播,但是基本还是靠薇娅一个人在撑着。

一边是大批不怕死的MCN机构疯狂涌入,一边是资源还在加速向头部主播靠拢,由此带来的行业洗牌在所难免:保守估计的话,目前这2万多家MCN机构中,能够存活下来的,不够一半。

而我的公司,就是这1万多家当了炮灰中的最不起眼的一员。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MCN公司为什么会失败,有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没实力和头部主播抢饭碗。

想一想,每个月的直播带货排行榜上,连那些自带流量,在粉丝中有不菲号召力的明星主持人都很难挤进前100名,像我们公司这样如恒河沙数一样的普通小主播们还能翻得起多大的浪花?

其次,没有自己的供应链。

其实,直播的核心是什么?构建供应链!直播公司旗下有网红主播只是带货直播的基本条件,真正决定直播前景的,是你的货品必须丰富,送货速度必须得快,给粉丝的福利必须到位!

这一点从广东夫妇身上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作为拥有4000多万粉丝的超级流量主播,广东夫妇的带货能力不是一般小主播可以比的,但是我们发现,在此前的历次直播带货排行榜中,广东夫妇很少能占到一个好位次,而在他们从广州搬到杭州后,因为杭州的供应链更完备,广东夫妇的带货能力突飞猛进,不仅实现了首次单场带货突破3亿的成绩,还于2021年1月强势跻身全网带货前5,基本上和薇娅及李佳琦处在同一个水平面上!

最后,希望我的经历能够给你们一些启示吧。2021年,只要不死,我还会卷土重来!

推荐内容
柔性时代的共振效应:华为解码数字化运营运维转型柔性时代的共振效应:华为解码数字化运营运维转型智能云网:从时代所需到运营商所向智能云网:从时代所需到运营商所向TikTok试水印尼电商 教育卖家先行TikTok试水印尼电商 教育卖家先行数字科技:数字经济的“缔造者”数字科技:数字经济的“缔造者”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透露了农业产业互联网发展哪些信号?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透露了农业产业互联网发展哪些信号?面对1600家竞争对手 物联网平台如何“杀”出重围?面对1600家竞争对手 物联网平台如何“杀”出重围?华为首次提出5G确定性网络架构 华为首次提出5G确定性网络架构 抖音电商跨境寻突围抖音电商跨境寻突围
三个年轻人白手起家 打造东南亚电商“独角兽”三个年轻人白手起家 打造东南亚电商“独角兽”京东物流上市 电商平台全赛道竞争开始京东物流上市 电商平台全赛道竞争开始工业互联网的未来战争工业互联网的未来战争产业化 互联网家装后时代的理性回归与意识觉醒产业化 互联网家装后时代的理性回归与意识觉醒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1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