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2020年太多企业没有挨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来源:灵兽 作者:楚勿留香 2021-01-13

1


太多的企业没有挨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即便“零售”——这个最抗周期性衰退的行业也不能例外。


在2020年,有很多国内零售企业破产和倒闭,亦有外资零售巨头退出中国。


今年2月,英国最大零售商TESCO出售了在华全部股份,彻底退出中国;同年10月,欧尚的中国业务及整体权益也出售给了阿里巴巴。


此外,上蔬永辉、易果生鲜的破产亦让人唏嘘不已。与之相比,经历过“二次倒闭”的全时便利是比较幸运的,因为它又寻找到了新的“买家”。


虽然被分拆得四分五裂,但“全时”品牌得以保留。


但更多的企业尚未被人们记住,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倒下了。


根据IT桔子“新经济公司死亡公墓”数据显示,2020年共有972家公司“死亡”,其中114家为电商公司,占比11.7%。在电商死亡名单,生鲜公司占比近10%。


虽然死法各有差异,归结起来无外乎几大原因:


一是,疫情影响,公司业务无法开展,直接倒闭;


二是,公司竞争力差,疫情促使马太效应显现,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三是,靠资本输血的公司,失去了资本支持,无法独自存活。


新冠“疫情”的确改了很多,亦重构了一些零售业态的商业模式。


今年2月,外媒报道,英国最大零售商TESCO集团以2.7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5亿元)的价格将其与华润合资公司的20%股份售予华润的一个子公司,彻底退出中国市场。


同年10月19日,阿里巴巴斥资280亿港元,折合人民币241亿元,对欧尚所持有的高鑫零售股价进行收购。


欧尚亦退出了中国市场,其中国业务及整体权益出售给了阿里巴巴。


目前来看,欧美系的外资零售企业中,除了沃尔玛外,家乐福、麦德龙乃至此前的百安居、家得宝等,均已经被本土零售企业收购或已退出中国市场。


当然,还有后来进入中国市场不久的Costco和ALDI(奥乐齐),但这两家外资零售企业,在中国市场才刚刚起步,暂时还很难形成影响力。


如果说这两家外资企业,还能够让人记得住,那么中国有太多的中小零售企业、电商企业在2020年中悄无声息的倒闭了,其中很多都存活了六七年之久。


2


2020年12月底,时代数据公布了《2020年创业公司倒闭名录》。


根据时代数据的统计,截至2020年12月27日,今年一共有932家创业公司关闭。其中,在4月份关闭的公司最多,达到214家,占22.96%;其次是1月和3月,分别关闭195家和171家。


此外,今年上半年共有881家创业公司倒下,占全年的94.53%。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创业失败的企业内,包括108家电子商务企业、66家本地生活类企业、9家农业企业和7家物流企业。


这些都是和零售密切相关的企业,但大多都默默无名,如果不是有相关公司的数据统计,他们的出现和消失都不会激起一丝浪花,更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以觅蔬生鲜为例,这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4月的新零售品牌,聚焦于社区生鲜业态。


截至2019年4月,觅蔬生鲜在上海有5家直营店,并结合微信小程序和移动端APP,提供三公里以内最快30分钟达的即时到家服务,实现对门店服务范围的补充;外部以饿了么、美团等第三方外部流量渠道,利用大平台优势,截取并产生部分订单,并通过产品实现口碑建设和用户引流。


线下门店兼具品牌体验店和前置仓的双重作用。其门店既提供零售服务,又承担仓储及配送服务。


觅蔬生鲜将线下门店作为入口,利用社区的天然人流,通过品质服务和良好体验,让下单和复购率向线上迁移,带动订单的增长。


彼时,觅蔬生鲜副总裁刘冬文向《灵兽》提供的数据显示,觅蔬生鲜订单来源,线上占比超过20%,客单均价在60元左右,复购率在50%-60%;线下订单均价大致在30元左右。其消费群体较为年轻,49岁以上的消费者占比仅为20%左右;商品中,生鲜蔬果最为畅销。


“觅蔬生鲜静安寺店的日均客单已经达到400单,线上客单价65元,线下客单价32元,已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刘冬文称。


但经过2年多的发展,觅蔬生鲜并未实现整体盈利。其核心原因在于竞争激烈,以静安寺店为例,该店位于上海静安区怡景苑附近,毗邻恒隆广场和华侨城、达安花园等。


在其附近的生鲜门店,包括了宅太生鲜、吾家生鲜、康品汇以及仓店一体的“盒马鲜生”等。


体量不大的觅蔬生鲜根本无法与之竞争,更关键的是虽经过多方努力,但觅蔬生鲜仍未融到资。公司也只能在2020年的5月解散注销。


像觅蔬生鲜一样,没有融到资,最后因经营不善、无以为继而倒闭的公司还有很多,诸如鲜果之家、多吃水果、买果果等,都没有熬过2020年的冬天。


与这些公司相比,上蔬永辉、易果生鲜的破产更令人惋惜。


3


2020年12月9日上午,上海上蔬永辉生鲜食品有限公司官网发布破产重整公告。


公告指出,“近年来,公司出现持续亏损且扭亏无望。特别是今年以来,公司经营发生流动性危机,周转资金严重短缺。”


但从官网上看,截至2018年9月,上蔬永辉仅开出28家门店,全年营业额超过10亿元。这样的经营成绩,在零售行业着实一般,仅约等于永辉超市销售排名前三的一家门店的营业额。


对于上蔬永辉的突然破产清算,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源于其定位不清。上蔬永辉旗下主要有两类门店品牌,即走精品路线的LAFIE和菜场路线的Fmart,但“很难看出有什么区别,反而会把消费者搞糊涂”。


而上蔬永辉将经营状况不佳的更深层原因归于,零售行业的竞争过于激烈。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需要强大的根基、供应链和商品运营能力站稳市场,但显然,上蔬永辉并不具备。


在上蔬永辉发布破产重整公告的前一日,永辉超市(12月8日)发布公告称,其参股的公司上蔬永辉破产清算申请已获法院裁定受理,永辉只是参股,并没有参与实际经营业务,破产清算的决定是由大股东上海上疏集团做出的。


这个回应的微妙之处就在于,“只是参股,并没有参与实际经营”——一方面,永辉超市的经营能力无法在这个联合体中得到发挥;另一方面,也隐隐道出了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在合作中的“弱势”与无奈。


截至2020年10月31日,上蔬永辉账面资产总计7.33亿元,负债总计8.59亿元,所有者权益为负1.26亿元。


一位零售业内资深人士告诉《灵兽》,上疏永辉走到今天的地步,根本原因可能在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的理念和文化上的冲突。


截至破产重整公告日,上蔬永辉在上海全市范围内有32家经营网点,目前仍开门营业的有24家。

相比之下,易果生鲜的破产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2020年10月13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易果生鲜(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云象供应链(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和安鲜达(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 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作为中国首家生鲜电商平台,易果生鲜曾频频获得资本青睐。

自2005年成立以来,易果生鲜先后完成7轮融资,2013-2016年间,阿里巴巴及旗下云锋基金共参与A、B、C三轮融资,且均为领投方,三轮累计投资金额达数亿美元。除了阿里外,2016年11月28日,易果生鲜又获得由苏宁投资集团领投的C+轮融资。2017年8月,易果获得天猫3亿美元D轮融资,此后再无融资消息传出。

一位生鲜业内资深人士对《灵兽》表示,“易果与阿里形成战略联盟时,易果的命运就和阿里绑在了一起。”

阿里的强势在业界,众所周知。也正是这种强势,让阿里能够纵横睥睨,构建了具备强大能力的网状阿里生态。

上述生鲜资深人士表示,“易果自然也要符合阿里的战略布局。否则阿里不会花这么大代价去投资。这是一柄双刃剑,你搞得好就傍上了一株大树。也有可能什么时候,大树不要你了,你又要靠自己了。”

当阿里认为,这颗棋子不符合阿里生态的要求时,就会被“遗弃”或边缘化。

当然,易果也想尽各种办法自救,但最终效果不大,只能走上破产重整的道路。

与上蔬永辉和易果生鲜相比,全时便利则要幸运得多。

4

全时便利店经历过两次“倒闭”危机。

2018年11月,全时母公司复华商业资金链断裂,全时便利店部分门店及其兄弟品牌地球港、全时生活被迫停业。

2019年2月,全时华东、重庆约90家门店被罗森接手,北京、天津、廊坊、成都4个城市的500家门店被新股东山海蓝图接手。

但到了2020年5月,山海蓝图接手的全时便利店又暴露出危机。继天津大规模关店后,北京也将于5月20日闭店。

2020年5月13日,全时运营方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再发布告知函,称因疫情影响严重被迫进行战略调整,便利店业务将整合优化,引入战略合作。

同年,5月16日晚,全时成都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见福便利店与成都山海蓝图正式达成战略合作,成都山海蓝图全权委托见福经营管理成都地区门店,106家门店全部加盟见福。

5月20日,在北京全时便利店全部停止营业的时间点上,好邻居接手了。

好邻居总经理陶冶此前曾向《灵兽》表示,全时在北京市场有基础,如果好好做,还是有机会的。但不考虑成本回报,盲目追求超长速度并不可行,“目前全时退会员费、清算供应商货款等举动,还是很负责任的。”

彼时,好邻居与全时是合作关系。全时的品牌仍然在保留,商品和门店管理暂由好邻居负责。

5月20日之后全时门店继续营业,不再打折,以正常价格售卖。此次全时调整后已经更换了供货以及配送公司,可能会用好邻居的物流配送。

当然,到最后全时品牌是否能够最终保留并不重要了,关键是消费者、供应商等的权益能够得到有效保障。

2020年已经过去了,虽然很多公司倒闭了,但那些经历过新冠疫情洗礼的企业存活者更多。

当然,“疫情”仍未结束,更可能是常态化。

零售企业只有打造好经营能力,加强造血功能,才能够活得更长久。

推荐内容
高奢品牌集体“下凡” 能否借中国电商重塑“金身”?高奢品牌集体“下凡” 能否借中国电商重塑“金身”?产业互联网:远离消费互联网的“世外桃源”产业互联网:远离消费互联网的“世外桃源”核酸检测背后的疯狂生意经核酸检测背后的疯狂生意经拜登新政如何影响中美跨境电商 25%关税变不变?拜登新政如何影响中美跨境电商 25%关税变不变?
“它”经济火爆 但想做好宠物电商并不简单“它”经济火爆 但想做好宠物电商并不简单C2M模式正崛起 电商巨头的“隐秘”战场C2M模式正崛起 电商巨头的“隐秘”战场阿里微软亚马逊的“B计划”大闯关阿里微软亚马逊的“B计划”大闯关工业互联网:高光之下的“冰火两重天”工业互联网:高光之下的“冰火两重天”
数字化解决方案如何提效?钉钉打破“部门墙”数字化解决方案如何提效?钉钉打破“部门墙”钢铁工业和工业互联网 如何大融合?钢铁工业和工业互联网 如何大融合?中国产业互联网:风至云起中国产业互联网:风至云起站在风口上冰火两重天 企业服务2021年如何破局?站在风口上冰火两重天 企业服务2021年如何破局?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1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