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自动驾驶 钉钉 小蛮驴 数智化浪潮里企业数据该怎么用?

来源:庞好 作者:鹿鸣财经 2020-09-23

从人类第一台占地170平、重达30吨的计算机ENIAC到个人电脑时代的Macintosh,再到云时代的便携卡片机——无影,科技一直塑造着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现如今,数据与智能这两股科技浪潮正在相互融合变得不分彼此,在数据智能的冲积下,一片广袤的新大陆逐渐显露。

作为新大陆的开拓者,有的以5G通讯一枝独秀,智能穿戴设备厚积薄发;有的上线了云游戏平台,使AI赋能的游戏手机;有人玩转算法;亦有人着眼线下生活。

入局者众,但在这片蛮荒大陆之上,秩序还未建立,一切事物都在探索着新方向。正如纪录片中那些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所预言,数智的乱流是很可能是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幽灵,单一领域的技术变革难以真正惠及整个社会。

面对新兴技术与传统产业隔阂,有序的组织与连接在数智浪潮里显得尤为重要。

数智时代的双螺旋

9月17日,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云栖大会上正式宣布,阿里云从1.0时代迈向了2.0时代。

从1.0到2.0,阿里云就是要让曾经庞杂无序的孤立解决方案蜕变为纵横联结的操作系统,彻底打通数智时代的任督二脉。

在即将过去的IT时代里,互联网架起了信息传递的新方式,它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信息生产门槛降低,交换效率提升。

伴随网络传输技术的突飞猛进,信息交换的速率指数倍增,不断积累的信息也由量变引发了质变,人类步入数据时代,数据智能程度的提升是衡量这一时代发展的重要标准。

在理想状态中,数据的智能程度取决于信息交换的总体量,而网络传输速度不变,信息交换的总体量又取决于数据源之间的交互效率。因而数据间的网络协同与数据智能间是是有着先天联系的。

阿里巴巴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在《智能商业》中指出:智能商业最重要的两个组成部分分别是网络协同与数据智能。二者机制不同却相辅相成,网络协同推动数据智能发展的同时,数据智能也成为网络协同扩张不可或缺的助力,共同构成了智能商业的双螺旋。

当下,以互联网科技公司为首的一众创新项目已经悉数落地,而数据智能与网络协同有机联结的典型特征更在其中显露无疑。

以最受关注的自动驾驶技术为例,任何一辆汽车的单车智能都是通过车载传感器收集环境信息进而实现数据融合来产生的,而要真正实现L5级别的全场景自动驾驶,就必须采用单车智能与中心调度相结合的模式。而在这一实现整体智能的模式框架中,数据源头由一辆汽车拓展为一个区域内的所有汽车车以及无数个路侧智能设施。

在该模式下,数据智能与网络协同总是处在动态中。每个终端无时无刻不在产生数据,而这些数据先是由算法加工变成一个数据包,它包含了该源头生产的数据信息,同时还包含了一条智能选路的传输指令,是先到路侧,到哪个路侧,还是直接到达中心平台,这都要根据当前终端的环境数据以及历史信息做出综合判断。

当数据信息全部到达调度中心,调度中心则将所有数据进行统筹分析,生成若干个用于反馈的数据包,除了调度指示外,数据包也同样搭载了一条传输指令。

无论是数据信息还是传输指令(用于选路),两者都一直处在一种相互影响相互依存的状态之中,共同作用了自动驾驶场景。

如下图所示,网络协同让信息交换变得更有效率,从而增大了某个领域的数据压强,而高压催生的高智能又反过来不断升级网络协同的组织模式,使得网络架构更具张力,从而有能力囊括更多的数据源,最终实现正向循环。

所以,要想持续推动全社会向数智化转型,就必须设法构建数据智能与网络协同生态闭环,让整个社会脱离人为设计,自然向前。

如果将全社会的数智化转型图景看做是一个直角坐标系,那么企业的数智化程度即可看做是坐标系的纵轴,而各产业间的关联距离则可以看做是坐标系的横轴。

当我们把每个企业,每个业务都看作是一个产生数据的源头,那么要想实现全面的数据智能其突破方向必定是在纵向上;而要实现各信息源的网络协同则是在横向上。

承上启下,纵向突破

疫情以来,企业和社会的数智化程度正在加速发展。在张建锋的解释中,这极大程度上依赖于过去10年的数字化基础建设成果。

在10年以前,传统IT还占据着统治地位,阿里云从自主研发超级计算机“飞天”开始,到解决虚拟化问题的神龙服务器面市,逐步解决了“云”在第一个阶段面临的问题。

在阿里云的1.0时代,提及最多的是如何云化传统IT基础架构,提高调度能力、降低虚拟化耗损,如何帮助企业了解云和接受云。

如今,这依然是阿里云战略中的核心组成。在今年6月召开的阿里云线上峰会上,阿里云首次对外公开了阿里云再生长的三大方向,即:做深基础、做厚中台、做强生态。

“做深基础”就是以飞天操作系统为平面,进一步向下深探,底层的硬件与技术决定了阿里云在纵向坐标上能承载多大的吸力与推力。今年以来,阿里云先是提出计划在三年内投资2000亿人民币用于云基础设施建设,不久后又即着手引进5000名顶尖科技人才。

不过,在向2.0升级的方向上,阿里云正在为“飞天”这台自研的超级计算机,增加一个“数字原生操作系统”。从1.0到2.0时代,在基础技术之上,更加被关注的是如何解决企业数智化转型的实践问题。

钉钉驶入了向云端生长的快车道。

大会上,张建锋重申了“云钉一体”的战略。这也再次核准了钉钉在阿里云2.0战略中的核心地位。钉钉要做的是切中广大中小企业的需求,逐步实现其组织形式和运作方式的数智化,把钉钉作为一个无缝衔的窗口,最终顺利汇入云端,完成转型。

从过去来看,无论是从功能设计还是收费模式的角度出发,钉钉是都在着力满足了广大企业与使用者在商业层面与心理层面的普世需求,它填补了中小型企业在OA与协同工具上的空缺。随着钉钉与云的深度结合,其强大的生态能力可能会逐渐向着位于需求金字塔顶端的大公司蔓延。

但无论未来结果如何,我们都已经看到,钉钉所奉行的理念不是为少数精英企业服务,而是肩负着为社会兜底的重担。

疫情期间,无论是在企业还是学校,无论是在北京上海还是三四线的小县城,钉钉都充当着平民百姓们的核心生产力。

钉钉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企业在内外组织形式上的底层逻辑,试图在企业内部激发出转型的内驱力,它将一颗数智化的种子从企业最需要的地方钉了进去。“启用钉钉的企业用户很有可能不知不觉就云化了,因为钉钉背后全是云。”钉钉CEO陈航如是说。

正如张建锋所言,阿里云升级为2.0、增加数字原生操作系统,是在由“Dos向Windows”的转化,它大幅降低了应用开发与使用门槛。企业无需看懂代码,也可以通过点击鼠标、拖拉拽图标完成应用程序的开发。今年疫情期间,浙江省政府与阿里云合作在短短三天时间里顺利完成浙江省健康码的开发与上线。

张建锋还强调,这种组件能力还应该是数据化、智能化、移动化的,它应该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及,随取即用。

无论是从观念、组织,还是软件、硬件,在阿里云2.0时代,数字原生操作系统都将把整个社会推向云端。

协同与突破

将社会推向云端的目的,不仅是提高单个企业的运转效率。

今年2月,钉钉新增了圈子功能,它不仅钉钉在社交组织功能上的拓宽,更是为企业全面上云的宏愿铺路。

以商业圈子为例,围绕着某一个商业领域建立圈子,相关企业成员便可在其中进行交流并共享信息,对于小企业来说,运营经验与技术资源的的交流共享能够大幅节省企业成本;而对于大企业来说,针对业务的某一类相关业务建立起圈子可以打通产业链或连接伙伴公司,形成跨企业的组织协同。

“云、大数据、新型的协同办公,我觉得不仅是让企业本身提高效率,”张建锋在大会上解释说,“最大的贡献,是让我们的企业变得更敏捷,更容易开发应用,这意味着更容易去做创新……全社会都是这样形态的话,它可以带来更大的社会协同。”

快速开发应用、快速创新,从而形成跨组织、乃至全社会的协同工作,才是这场转型的终极目的。先将自身业务水平推高,为平台积蓄纵向势能,最终将势能转化为横向的网络张力,用生态的方式辐射开来,让网路协同与数据智能形成闭环。

达成社会及企业的大协同,需要一系列数字技术的组合应用,以形成一个全新的体系,而不是单点的技术。但正如张建锋所说,解决点状技术问题,为的是解决框架性的战略问题,点状创新不可或缺,体系性创新基于点状创新。

推动全产业的网络协同能做的是为传统企业制造再生长的机会,但新空间的开辟仍要依靠尖端科技进行单点突破。

单点突破,就是要在横向上用数智思维让传统的事物从原本的框架中解放出来,向更广或更高的空间迁移。

同样在云栖大会上发布的云电脑无影和物流机器人小蛮驴,就是阿里云在办公环节和物流环节分别实现的单点突破。

“无影”作为云上的原生硬件终端,它做到了数据化、智能化、移动化需求的完美集成。无须额外的电脑主机,搭载着一整套云服务集群的弹性计算能力,无论是高清投影、柔性折叠屏,还是将来的智能穿戴设备,只需一个交互界面就能瞬间搭起一套云应用场景。

而小蛮驴则以解决配送物流“最后一公里”问题为核心,采用基于云的自动驾驶技术,与阿里的电商、物流等应用场景进行高度融合,即是能力,也是服务。据介绍,小蛮驴将在一年后落地投入商用,初步会在阿里旗下的菜鸟中落地。

将来,以阿里达摩院的为核心,阿里云的单点突破定会出现在更多赛道上。正如“无影”颠覆的是整个个人工作平台一样,一石激起千层浪,乘数效应虽不一定发生,但改变总能孕育机遇,随着阿里达摩院的不断探索,这种类似的质变定会在某个节点上显现。

阿里云的2.0时代在纵向上把所有人拉上了同一个平台,为全社会赋予了一个向上增长的大基底,而横向上则将这个共同体不断拓宽并相互连接。

纵横交错,在这场数智化的浪潮里,所有人都将在这个坐标轴上汇聚。

推荐内容
冰与火之歌:被疫情改变的中国互联网冰与火之歌:被疫情改变的中国互联网电商进入“平台帝国主义阶段”我们的独立和自由从何而来电商进入“平台帝国主义阶段”我们的独立和自由从何而来阿里数字化时代的大棋:以操作系统为核心 给客户以洞察阿里数字化时代的大棋:以操作系统为核心 给客户以洞察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争 谁将位列前排?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争 谁将位列前排?
腾讯奚丹:产业互联网正在成为刚需腾讯奚丹:产业互联网正在成为刚需电商的交易逻辑与传统线下交易模式发生了哪些变化?电商的交易逻辑与传统线下交易模式发生了哪些变化?嘀嗒抢跑IPO背后:出租车如何数字化改造?嘀嗒抢跑IPO背后:出租车如何数字化改造?少帅接棒 兰格钢铁猛铺数字供应链少帅接棒 兰格钢铁猛铺数字供应链
深圳打响数字人民币公测第一枪 世界处在巨变前夜深圳打响数字人民币公测第一枪 世界处在巨变前夜巨头竞相跨界入场 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巨头竞相跨界入场 互联网风口能把猪吹多高?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争 谁将位列前排?工业互联网平台之争 谁将位列前排?平台“失血” 商户逃离:会员制社交电商大退潮平台“失血” 商户逃离:会员制社交电商大退潮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0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