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给互联网巨头“搬砖”的人

来源:燃财经 作者:黎明 2020-07-24

前段时间,“北京SKP商场禁止外卖员进入”的消息上了热搜,引发大众对于外卖员这个群体的关注。

外卖员是随着互联网兴起而出现的职业,类似的人群数量已经极其庞大。事实上,互联网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劳动密集型”的产业。

京东管理着几万名配送员,美团外卖平台上活跃着近400万骑手,滴滴招募了上千万网约车司机;就连以智能著称的AI产业,也养着大量的数据标注工和内容审核员。

严格意义上,这些人不算正式的“互联网人”,因为他们提供的是跟技术不搭边的体力劳动,他们也从来没有站到过舞台中央。最高光的一次,应该是两年前美团IPO,王兴邀请了一个外卖小哥一同去香港敲钟。

但这些人不可或缺,而且有人竟然围着他们发展出一门生意。7月10日,一家叫做“趣活”的公司,带着4万外卖骑手,顶着国内最大外卖配送包工头的头衔,在美国上市了,市值5亿美元。

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型很简单,就是招来一大帮人(外卖员、网约车司机、共享单车运维员等),以劳务工的形式输送给美团、饿了么、滴滴等公司,跟巨头做生意。本质上,这是一家由“蓝领”兄弟撑起来的公司。

事实上,当今的互联网,已经无法离开这些基层体力劳动者。尤其是对于美团饿了么、滴滴、京东等平台型企业,这个群体已经变成水电一样的存在。

很多时候我们谈论互联网,总是将目光放在高大上的技术、牛气的程序员、光鲜的办公室白领身上,而忽略了这些为互联网添砖加瓦的人。更何况,“添砖加瓦”竟然也变成了一门生意,还上市了。

01

互联网越来越“劳动密集型”

“十年前创业,只需要一台电脑一根网线,现在创业,你可以没有电脑,但不能没有人。”一位连续创业者说。

他上一次创业,做了一个类似滴滴的打车平台,只不过用户打的不是乘用车,而是货车。本来以为软件上线,坐收渔利,但结果硬生生给做成了一个劳动密集型项目。他当时的最大困难是:招不到司机,管不了司机。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互联网的起点可以是技术和代码,但落地要靠人力。

这一点在前几年大火的O2O创业,以及共享经济创业大潮中,尤其明显。

最典型的是外卖和电商。外卖员和配送员的成本,分别是美团和京东最大的成本项之一。2019年,美团全年收入是975亿元,但支付给骑手的费用是410亿元,占了总收入的接近一半。

即便是以技术著称的人工智能行业,也存在“给人工智能打工”的戏说。比如数据标注的岗位,AI需要大量的人工标注,通过不断机械重复,来训练人工智能的算法。

商务部数据显示,滴滴平台上,51.5%是农民工、12%是退役军人、6.7%是贫困人员;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外卖骑手共有398.7万人,其中贫困人口占比约6%。

这些大型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基层人民群众重要的就业地。跟赴美上市、千亿市值、技术驱动等光鲜词汇相比,它们也有接地气的一面。

当然,这是平台经济的特性使然。如果我们将范围扩大,会发现其实近几年兴起的很多消费互联网公司,都会有这个特点。它们要么成为劳动密集型公司,要么依靠劳动密集型平台开展业务。

京东庞大的配送队伍、每日优鲜的送菜员、货拉拉的货车司机、闪送的送货员、美团的跑腿员、58同城的家政保洁、e代驾的代驾司机……这些职业是伴随这些互联网公司出现的,他们依靠平台生存。

以前互联网可以做得很轻,但现在太轻就很容易没有壁垒。游戏、资讯、社交等轻资产的创业赛道,在十多年前就已经被巨头占据,于是后起的小巨头,只能将目光放在更接地气、模式更重的方向。

技术是越来越发达了,信息也越来越通畅,但人却越来越懒。

有观点认为,互联网最本质的功能,是解决了人类“懒”的需求。现在,吃饭有人给你送到门口,打车不用路边招手,洗衣有人洗好给你送上门,开车可以找代驾,就连买包烟都不用下楼,直接叫个跑腿,买菜可以买半成品菜,加热即食。

某种意义上,技术释放了部分人的体力劳动,转移给了另外一部分人。这些人被裹挟进互联网的世界,也让劳动越来越密集。

于是2020年,那些笼络了这个特殊人群的创业公司,开始跟上巨头的脚步,去上市变现。

02

巨头吃肉,包工头喝汤

今年去美股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跟巨头的生意关系最密切,或者说是依附巨头而生存的公司有两个,一是达达集团,二是趣活。

达达集团在2016年4月由众包物流平台达达与京东旗下京东到家合并而来,京东成为控股股东,达达目前的主营业务是即时配送和即时零售,2019年二者的营收是六四开。达达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你在网上下单,附近一公里左右的商铺,会通过达达把东西送到你手里。

这听起来就是一个体力活。截至2020年3月31日,达达平台年活跃骑手有63万人,这是它最核心的资源,这些骑手在全国700多个城市,一年能配送订单8亿单。

当然,要养活这么多骑手不容易。2017年到2019年,达达的年收入分别是12亿元、19亿元、31亿元,但支付给骑手的费用分别是15亿元、19亿元、27亿元,同期对骑手的奖励分别为1.27亿元、2.24亿元和1.92亿元。公司持续亏损。

体力活果然是个低毛利的生意。

如果说达达还是巨头孵化或延伸出来的项目,那趣活就是直接跟巨头做生意的独立第三方。

很多人没听说过这家公司,业内称它为“包工头”。它的业务有点类似于劳务派遣公司,或者称之为“灵活用工”。截至2019年底,趣活旗下有4万劳动者,这些人都是典型的蓝领阶层,其中3.99万人为外卖骑手,剩下一部分是网约车司机、共享单车运维员、家政保洁员等。

跟达达一样,趣活为巨头服务,它的客户包括美团、饿了么、滴滴等。巨头把那些劳动密集型的模块分拆,外包给了趣活这类第三方公司,从而实现“瘦身”。

在外卖行业,配送成本向来是平台的最大开支项。2017年到2019年,美团仅给骑手支付的成本,分别达到183亿元、305亿元、410亿元。高额的骑手成本,也是美团外卖过去长期亏损的重要原因。

外卖平台实际上早就已经开始将物流改为代理或众包模式。一位外卖行业业内人士对燃财经表示,美团和饿了么在早期都建立过自营全职配送团队,但后来慢慢转变为众包模式,将这部分重资产业务交给了第三方外包人力公司。美团直营只有运营团队和业务团队是总部的,骑手基本都是众包的。而且美团还在不断减少直营模式,把直营不断划分给一些优势代理商。

美团和饿了么是趣活的主要客户,为它提供了96%的营收。2019年,趣活靠给巨头提供蓝领劳动力,营收20.56亿元,净亏损1345万元,毛利率7.9%。它向骑手支付的配送费用高达16.4亿元,占总成本的79.8%。

一位投资人称,以外卖配送为代表的灵活用工公司,吃的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红利,但赚的是巨头赚剩下的辛苦钱。平台是强势方,随着规模扩大能够降低边际成本,但重资产的骑手成本和管理风险,则被转移给外包公司。

巨头吃肉,包工头喝汤。随着巨头成长为超级巨头,包工头终于也有了做大的底气。

03

让平台榨干每一分钟

山东临沂的一位网约车司机,习惯在多个平台之间“斡旋”,就像当年网约车刚出现时,他同时用滴滴和快的接单一样,如今他同时用滴滴和花小猪接单,为的是“避免跑空车”。

这并非个例,他身边几乎所有的网约车司机都是这样。

在美团平台,很多外卖员都有两部甚至三部手机,外卖一部,跑腿一部,做生鲜一部。外卖高峰期,他们送外卖,闲暇时间,他们摇身一变去跑腿,顺便还送个菜。在滴滴平台,很多代驾司机,在疫情期间做起了跑腿业务。

过去,互联网将几百上千万蓝领工人搬到了互联网平台上,如今,技术的进步、业务的重合,将他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锁定在了平台上。

就像打车的计费单上显示的一样,在这里,他们的每一分钟时间、每一公里里程,都会被充分定价——跑的越多、送的货越多,赚的钱越多。

互联网平台创造了一种“登录即可工作”的场景,将工人变成了临时工,并以秒为单位来使用他们。手机App的软件页面,只是这套复杂系统的入口而已。在英国,这种用工模式被称为“零时间合同”。

考拉基金合伙人丁柏然向燃财经表示,灵活用工能帮助企业管理大量基层员工的社保等五险一金,由于一些地方存在税收洼地,还有一些针对灵活用工的特殊政策,所以还能起到节税的作用。对于巨头而言,可以把部分成本转移,起到节省成本的效果。

无论如何,平台型互联网公司正在成为蓝领工人就业的重要阵地,这个数量庞大的人群,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长期来看人工费用一定会涨,用机器取代人工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这个因互联网而产生的特殊群体,未来会以什么形式存在?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年未来就业报告》显示,到2022年,机器将覆盖全球42%的工作任务,这一数字远高于当前的29%。而在2025年,机器所占份额还将进一步增长至52%。

在今年7月10日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美团首席科学家夏华夏称,在至少50年到100年后,可能机器的确会替代人类现在很多的重复劳动。人工智能就像过往的每一次工业革命一样,都会极大提升社会的生产力,但也会催生新的工作,比如骑手可转为服务无人车和无人机,为之维修、保养、充电等。

今年2月,美团已经投放了几辆无人配送车在北京顺义区常态化运营。除此之外,美团还耗资过亿投资了一家室内配送机器人公司。

围绕平台型互联网公司的用工问题,未来或许还会延伸出更多的商业模式和生意,达达和趣活的上市,才只是一个开始。

而随着技术的升级迭代,互联网平台本身可能也会发生变化。但无论如何,支撑整个平台的基层服务人群,不可能被完全取代。你可以不在意他们,甚至可以忽略他们,但互联网需要他们。

推荐内容
天堂硅谷蔡晓非:从存量经济中寻找机会天堂硅谷蔡晓非:从存量经济中寻找机会陈立平:经济内循环“倒逼”零售业变革陈立平:经济内循环“倒逼”零售业变革达达集团提速 后疫情时代即时零售大爆发达达集团提速 后疫情时代即时零售大爆发工业品6大新趋势:全渠道交付能力成核心竞争力工业品6大新趋势:全渠道交付能力成核心竞争力
不止是活下来 数字化正成为“重灾区”购百业复苏新利器不止是活下来 数字化正成为“重灾区”购百业复苏新利器GMV:电商圈的洪“水”猛兽GMV:电商圈的洪“水”猛兽VC热抢电子产业互联网赛道 3万亿市场谁将胜出VC热抢电子产业互联网赛道 3万亿市场谁将胜出阿里云和腾讯云的“卡位战”阿里云和腾讯云的“卡位战”
一盘大棋 腾讯“利用”了递投名状的人一盘大棋 腾讯“利用”了递投名状的人跨境一周:巨头在印度又有大动作跨境一周:巨头在印度又有大动作电商GMV注水的N种方式电商GMV注水的N种方式亚马逊直播是电商销售的新型手段亚马逊直播是电商销售的新型手段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0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