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汤明磊对话王海波:县域经济带是产业互联网供给端富矿区

来源: 容众财经 作者:容众财经 2020-06-08

疫情期间,全国各地县长书记纷纷走进直播间,为地方特色产品直播带货,激发地方经济活力。县域经济的发展亟需抓住数字转型的战略机遇,依托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新一代创新技术对特色产业进行数字化改造,提升县域经济竞争力。

县域经济如何利用自身优势打造一批特色产业集聚基地和地方龙头企业?产业互联网在赋能“一县一品一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将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盛景嘉成合伙人,桐创控股创始人汤明磊在容众财经对话网库集团王海波先生,一起问道产业互联网平台在县域经济发展中的价值。

疫情加速企业向产业互联网转型

汤明磊:欢迎关注容众财经,我是超级接口栏目主持人,盛景嘉成基金合伙人汤明磊,今天我们邀请到节目的嘉宾是网库集团董事长王海波先生。

我们快速的走过了互联网的20年,经历了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王总是互联网行业最资深的老兵了,您是怎么评价我们中国的互联网行业20年的历史?网库在这个当中有哪几次关键性的方向性的业务的变化?

王海波:我们网库集团是1999年在北京成立,最开始做“114网络查号台”,那么前面的十几年都是提供中小微企业信息化服务,我们时间比较长,坚持下来,也算是见证了整个互联网的发展。说到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我想可能还是一个互联网IT信息类公司的发展的过程。它最大的一个特点可能就是以头部企业的成立作为一个标志。

从开始的门户,到后面的搜索,到电商的崛起等等。整个的信息应用的过程中,行业从业者看互联网,实际上是从信息服务到数字化服务的过程;那么对于互联网的用户来讲,应该是从信息的获取,到信息创造的过程。对网库来讲,从1999年到2013年,我们都属于信息服务的阶段;但是2013年以后,进入的是一个数字化服务的阶段,利用我们的大数据平台,为大量的中小微企业提供数字化应用的。因为信息化服务,它是一个静态的,那么数字化服务我们是实现所有的各个产业上下游的这个链接,整个历史发展过程,应该是对不同的主体,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

汤明磊:在产业互联网的时代下,我们加速的是B端的在线化,整个商户在线化的交付。这次新冠疫情反而倒逼了很多企业在线加速他们数字化的进程。您是怎么看待这次新冠疫情对整个互联网行业产生的影响?

王海波:在应用互联网的过程中,对互联网应用的加强,这个我想我们都有体会,每个人感觉现在的工作时长,特别是在线的各种应用,比过去的任何时候都要长,首先还是有代入感,代入感以后接下来的一定会是思考,我的企业的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过程中,各个环节都如何去利用互联网?我想这个过程的话应该是疫情,让我们所有的企业在产业互联网应用上是水到渠成的。

那么网库我们面对疫情的过程,一直在做的三个核心工作。

第一:我们就在持续的来推动我们所有的实体企业的合作方,来在线的设计整个企业的产业互联网的路径,每一个行业的方式都会不一样;

第二:拿出所有可以在线销售的优质产品,进行定向化推送。我们过去更多的关注到工业品的生产资料的,那么疫情期间我们把大量的消费品类的,可以直接销售的,在进行定制化的推送的销售;

第三:行动还是人的问题,我们通过各种直播来进行企业的,产业互联网人才的培养、培训,当然我们这个培训是按行业来做的,比如我们专门做香菇直播,就做香菇产业,人不多,我看那天大概就1000多人,但都是香菇从业者,告诉他们应该做一些什么,我们通过直播来给他们讲解如何开展产业互联网,如何线上化,数字化的应用。

我们也做了绿茶的,因为前段时间明前茶上市,像绿茶的频道,那个关注率也很高。

汤明磊:有很多的企业家在谈到产业互联网的时候,把互联网当作一种基础设施。还有很多的企业家在谈到产业互联网的时候把互联网当作的是一种工具和手段,而非基础设施。您是怎么看待产业互联网的这个概念的?

王海波:我们认为整个产业互联网可能最重要的概念还是可以和互联网+来进行一个区别。就像我们过去这几年一直说互联网+,但我们会发现互联网+,+成功的基本上都是服务业。比如互联网+出租车变成滴滴、互联网+送餐变成美团、互联网+美甲变成河狸家等等。但是互联网要+这些实体产业,比如说+缝纫机,+珍珠,+西服,你是很难+的。所以依然要回过头来要看,还是要这些产业+互联网,还是产业的互联网应用的过程。

我们就把产业互联网分为两个大类:一个是产业互联网的服务,一个是产业互联网的应用。

那么网库我们是产业互联网服务的,它有一个最大的特性,就一定是基于平台理论的逻辑的,就是无平台无法成立产业互联网的应用。那么这种平台它现在应该包括这样五个方向的,一类的话当然我们说是智能制造类应用的平台,利用产业互联网开展智能制造的平台。

汤明磊:我们所说的工业互联网。

王海波:工业互联网的体系,比如说杰克缝纫机这样的。那么第二个当然是在线交易类平台,也分为零售类的,和代理商、经销商管理类的。第三类的话实际上是增信融资平台。因为你在平台上如何实现了增信、融资。第四类就是物流交付平台,这些物流交互的。那么当然最后还有一个就是服务重构类的平台,将一切服务进行重构的,特别是生产过程的服务进行重构。那么这五类平台首先是产业服务类公司在打造,可这里面会出现一个可能最大的一个误导性的坑,这个坑就在于很多服务类机构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办成应用类的机构,好多做垂直类的产业互联网的机构老板,最后跟我感慨就是说你看我做着做着最后(变成)一个大经销商了,或者最后算了我就变成那个厂了。第二个就是产业互联网的应用在应用层面,我想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实体企业以及生产制造企业,利用产业互联网思考的。

第一:应该是采购类的应用,你一切企业都有采购,你不可能封闭。你这家生产制造业,种养殖业,或者你是批发商经销商,你的采购过程的数字化应用。

第二:生产过程数字化,也叫生产过程的应用。

第三:是销售的应用,就是对批发商的管理,代理商的管理。我经常告诉很多企业的负责人,不要以为你没开网店,你就没有做产业互联网,也不能认为做产业互联网一定要开网店。

在传统生意过程之中,所有企业都很熟知这五个过程,但是我希望任何一个企业,应用产业互联网的时候都应该把这五个阶段,哪怕从一个点开始,当然最终目标是五个点都能做。

网库在这扮演什么角色?其实网库我们就是为这五个应用上的一个平台服务的提供商,我们本身也是一个细分领域,看上去网库做了很多平台,我们提供了各种服务,其实那些服务是各种服务机构共同提供的。简单理解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提供商和运营商。

汤明磊:我觉得这个应该是特别符合咱们整个栏目的名字,超级接口的这样一个。

王海波:对。

“一品一县一产业”过去、现在和未来

汤明磊:我们大量的平台其实做着做着就变成了最大的代理商,它就脱离了原来超级接口的这样一个职能,取代了所有的中间商,自己变成了最大的中间环节。我们知道中国其实是一个农业大国,同时又是一个工业大国,也有非常完善的产业链。每一个县都有每一个县的产业带,从事着各种各样的生产制造工作,网库其实也是不断的在助推我们“一县一品一产业”去走向互联网化,那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是怎么看待“一县一品一产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王海波:大家关注产业发展数字产业化的过程,各种模式层出不穷,但是你无论什么商业模式,终归还是产业要升级发展。你刚才说的“一县一品一产业”的这种过程,对整个产业的起初阶段,对总的中国经济发展起了巨大的贡献。我今天早上转发了一篇文章,叫“中国产业带沉浮”,讲到清河县,不产羊毛,不养羊,但是它硬是做到了中国60%的羊绒,全球40%(的份额)。

整个中国县域的这种“一县一品”的产业带,最重要的它是以生产聚集为主。比如说我的老家,以前有一个辣椒叫余干辣椒,最高的时候价格卖到200块钱一斤的青椒。因为确实皮薄,江西十大名菜里面,一定有一个余干辣椒炒肉,但是这个辣椒现在你看,最开始大家都去种,但是随着外面仿制种的,价格的不稳定性,这个时候就出现了问题了。我想最大的痛点,就是在于第一个难以持续,第二个无法获得高附加值,有一个县,全县大规模的种核桃,核桃价格跌了以后,真的就砍树了。

汤明磊:所以我现在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产地,出现了滞销的这样的情况?

王海波:对它滞销问题就是它的品牌等等没跟上,现阶段产业带,地方政府已经关注到了,企业也关注到了,是以品牌建设为主导。但是品牌建设这个是靠砸钱的事情,不确定性也太大了。你像我们知道盱眙龙虾,但我去了好几个其他的县都告诉我,我的龙虾比盱眙的可能还好,或者说盱眙从我这调龙虾走。包括五常大米,这样产业品牌、区域品牌,那么大家都知道,我大米运到五常价格就翻番。他们说我也想自己做,但实际上都过了这个品牌建设窗口期。

我想中国的县域经济的“一县一品”的未来,它是生态系统的构建。说你这个县你要发展辣椒产业,仅仅是靠种辣椒,说我引进最好的技术,种最好的辣椒,以及把这个县的辣椒品牌拼命的打造,包括县长亲自去卖都远远不够了,而是一定要用到生态系统。你要有整个辣椒产业,或者商业产业全要素的资源,特别是基于产业互联网应用的资源,整合到你的县域来。所以我认为这个是现在,当前县域经济发展区域的特色产业,特别是某一个单一产业三大要素,生产的品质的提升,品牌提升,以及生态系统的建设提升。

那这三个要素里面,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你要发展辣椒产业,那我无法想象,如果辣椒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不在你这个县域,你的竞争力如何持续,你又怎么样用最低的成本,把所有辣椒的上下游的以及各类服务机构的抓过来。这是真的是对中国2848个(区)县,可能每一个县域的,区县主政领导都要高度去关注的。这个关注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过去这些年消费互联网端的这种平台,基本上就落座大城市,它一个城市可以服务全中国。但是产业的互联网平台,它一定会分布到产业的聚集区,落到各地区的,既有了平台的条件,也到了时机。

企业直播 疫情下最有效的销售渠道

汤明磊:现在在直播互联网的大时代之下,我们的各个产业带的县长书记、我们的市长,都纷纷了走进了直播间,当起了推销员,推销我们各个产业带的特色的农产品,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王海波:我是认为首先这件事情非常有必要做,原因一个是必须要推动区域品牌建设,说你卖多少货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你能够让大量的外部、外界知道你这个地方,哪一类的特色产业是有优势的,这也是我们产业互联网平台也好,包括应用中高度关注的,也是我们今年会作为希望做一个重心的。

第二个还是要传递产业发展的路径,说我们这个发展我怎么做的。第三个要聚焦推动头部企业的核心产品,不能什么都去卖,那么对于直播整个的现在具体的做法上、模式上,确实还有几个要考虑的。

第一:比如说,我们今天做这样的直播,请你们这样的机构来,真的是要进行深度的辅导合作,他不是一个说站上就叫卖,就像今天同样的,我为什么觉得你邀请我做这个节目,你看我今天还显得比以前帅气了很多估计,做一些化妆准备,这些仪式感,其实还是要的,我觉得有一些县就是太随意了,还是要专业机构来推动的。

第二:要有事前事后深度的策划,比如说县长你可以到这来,甚至先接受你这个访谈类似的;那么事后的传播就更重要了,你不能说一次性直播,我们的县长书记时间很宝贵,不能停留在为那一场会上去做这个事;特别是后期的发酵很重要。

第三:我想可能还是要有这种系列感,你在围绕某一个产品,比如说做辣椒,所有辣椒种植户的直播,辣椒加工的过程,辣椒零售的过程,所以县长书记的直播,不仅仅停留在零售。

我倒希望我们这个节目是不是可以考虑,怎么样去共同帮一批书记县长,实现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多维度产业直播,不去追求来的都是有十几万,都是来买点零售的人,如果一次有几千人辣椒产业从业者,那你很可能一批辣椒产业招商被你招进来了,这个直播招一家商,比你卖一万斤辣椒可能重要的要多得多,所以我认为区县这种产业直播非常有意义,很值得去推进。这也是我们落户到各个县域,将会帮助我们每一个产业来进行推进的一个地方。

我认为是县域经济,不能再眼睛盯着在网上卖点货,说我这里有最好的产品,我去卖,卖完了怎么办?你一个书记县长,你能天天去帮着带货吗?要做的还是要基于产业平台,构建产业的生态系统,形成各个环节的增量,这就是产业互联网平台,当前对于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特别是疫情之后如何应用新基建。不是给IT公司用的,一定要让每一个县域,一个甚至多个产业平台,都能使用这个平台的时候,我想这才是新基建的未来,真正发挥价值的地方。

产业互联网平台对精准扶贫的意义

汤明磊:我对您刚刚说的还是特别有感触的,现在地方政府去做两件事,一件是招商,第二件是卖地。地方政府去把我们所谓的风口类的这样的大公司、大品牌给招过来,其实招过来也留不住。去培育当地的创业明星,去跟上这些风口,去造出一好的企业来,但是这些企业往往又长不大。这个题的题眼就在于当地政府本身的产业带上。不可能每一个地方政府都变成大数据基地,都变成航空航天基地,都变成人工智能基地,但是每一个地方政府有它自己的产业带,各种各样技术去服务这个产业,构建产业生态的这样一个过程,您觉得我们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对精准扶贫的意义在哪里?

王海波:龙头的价值要体现,它能够带动真正的扶贫,过去我是一个农户,我的剩余价值、增值部分都被大平台赚走了,赚到北上广深去了,你的扶贫的效果并没有体现。今天的扶贫,如果我们说有六千个单品类的产业,可能意味着我们要有六千个平台,有六千个头部企业出现,每一个企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扶贫的接口,我想这也是超级接口很重要的一个路径。

建立区域产业互联网平台会遇到的“坑”

汤明磊:我们说中国有这么多的产业带每一个产业带都是极度分散的,极度碎片化的,在建立区域产业带的产业互联网平台的过程当中,会遇到哪些坑?

王海波:我还是不得不感慨,你每个问题本身都是一个很好的观点,企业如果一旦进入产业互联网,大家面临的最大的坑可能有三个。

第一:唯零售是瞻,一切的指标都以零售为主,你做产业互联网,终极目标一定是提升销售。但是我想提升销售不仅仅指提升销售额,更重要的是提升销售的利润。你能不能够获取更高利润,这个更高利润是基于产品品质的提升,得到的利润;

第二:基于缩短中间环节提高的利润;

第三:减少各种生态服务的成本,所以产业互联网最终目的肯定是销售产品,说到底你要把东西卖出去。可是卖出去以后能不能得到高利润,这个高利润就刚才说的提高生产品质,减少中间环节以及降低服务成本。


这三者都是产业互联网最重要的,最能够实现的价值。第二个对政府来讲可能最大的坑,也会有以零售为主的这样一个坑在里面,说你投入在我这里做产业互联网,你告诉我一年卖多少,交多少税。

汤明磊:一个GMV思维,一个是GDP思维。

王海波:是这样的。但是我想政府其实比这个更严重,推动产业的互联网应用中,还是没有把真正的精力政策用到实体产业应用产业互联网中。还是想着我找一个大数据公司、IT公司,所以更多的想的还是数字产业化的事,而不是你本地的产业如何数字化,已经发生大量的不成功案例。

汤明磊:还是把互联网当做工具和手段。

王海波:这个总结我觉得更准确,这个可能是真正的坑在里面。

汤明磊:对于我们政府来说,其实我们原来更希望的是如何把好的企业引过来,如何把好的企业去加上这些产业,其实现在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把我们企业好的这些产业去加上我们原来这些技术。

王海波:激活它,能够让它充分利用互联网的各种应用工具。

汤明磊:这其实是一个心态上的转变,是一个思维上的转变,我觉得这需要我们所有的互联网人、所有的创业者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王海波:很多时候我们从在外部合作的时候,无论进入地方政府还是和龙头企业谈,实际上都还是想赶风口。但是我想这是一切产业发展过程的宿命,对很多企业来讲,我为了资本的需要,为了政府的考核,为了员工现在的状况,我必须看现在的结果。但是我还是相信,各个产业领域,各个企业里一定会有一批企业家,或者是有一批政府是会看得到,是会关注过程的。那么这也恰恰是产业互联网会有发展和未来的一个地方。

单品产业网和B2B平台模式有哪些区别

汤明磊:您一直积极倡导和推动单品产业网,在您看来这个单品产业网跟我们熟悉的B2B平台的模式有哪些的区别?

王海波:因为B2B存在已经很多年了,企业跟企业做生意都可以叫B2B,但是在B2B的互联网化或者是线上化是最近这几年的事情。我们看国际上的,有一批做B2B在线化的公司都做的体量非常大。B2B的逻辑最重要的关注是供应链,我们现在打造的单品产业网平台,是基于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三链”融合都在关注的,这是最大的不同。


产业链的互联网应用主要是解决生产过程,提升品质问题,供应链是解决销售过程问题,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B2B。价值链是要解决基于金融支付的资本问题,所以这“三链”是产业网平台最核心的。网库在做产业互联网的过程之中,主要是解决“三链”融合和“五大数字化”。“三链”融合就刚才说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通过在线才能融合,那么“五大数字化”当然是采购的数字化、生产数字化、销售数字化,商务服务的数字化,以及到金融的数字化。

汤明磊:产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不一样,关键无论它加盟商、经销商、代理商也好,还是叫城市合伙人也好,它其实是一部韭菜跟镰刀的这样的一部“斗争史”。每一颗韭菜都有一个想要收割更下游的心,每一把镰刀也磨刀霍霍的去挥向再比它下游的这颗韭菜,所以整个的代理商、经销商,包括我们的城市合伙人其实一直是处于被收割的状态。很多的区域平台,看到他们开拓小B的价值,远大于他们去服务小B的价值,他们希望短期去收割他们这样的初心,也远大于希望去长期经营他们的这个初心,结果就是一半的城市合伙人,代理商、经销商坑了我们的平台,一半我们的平台坑了我们的合伙人,导致一个双输的这样一个模型。您推进的这个产业合伙人模型是怎么样的?设计了怎样的一种共同协作的合作机制?


王海波:我们从来不相信说,做产业互联网我躲在北京或者大城市里面,我就能服务全国的产业,它一定是要落地下去。我们也提了这样三个大要素落到一个地方。

第一:首先还是离不开政府的产业政策的支持。

第二:就是要吸引一批各类基于大数据应用生态共享,这个是网库要做的,把我总平台网库网上所有的大数据进行有效的分拨,实现数据共享。我们提供第二个要素要做成一个产业平台,落地以后要建好根据地,就是要基于数据的应用。

第三:你刚刚说到的产业的合伙人,我们每一个平台,我们一定会找到一家龙头企业,或者叫头部的优势企业,作为平台合伙人。

并不是指资本合伙,也不是产品合伙,不是工厂合伙而是平台合伙。

汤明磊:是个合资公司的关系。

王海波:我们一定要跟他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把这个平台共享,有人说到的,你为全行业服务,你凭什么找一家龙头来先做,我说这个逻辑其实非常简单,新经济打破了很多常规的理解,特别产业互联网,它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就因为它快一步,所以各个领域都在用1+N,我倒认为产业互联网它最需要1+N模式,就一定会有1那个合伙人的样板做出来。

所以我们在这三个要素,地方政府区县的产业互联网的支持政策,网库基于生态大数据的共享,以及一家产业的从业人士的这种实体产业,生产制造也好,种养殖也好,这个时候这个平台才能实现真正的产业互联网应用的样板。

汤明磊:就这样一个区域合作模型就出来了。

王海波:这是我们很重要的模型了。

对产业互联网新玩家的建议

汤明磊:我也特别希望您作为我们一个资深的互联网的老炮,给我们新晋的互联网的从业者,纷纷加入产业互联网战队的新玩家,给他们一些忠告,给他们一些建议。

王海波:如果说忠告,只能说我对自己的忠告吧。

第一:我觉得还是做了这么多年,最核心考虑的一个就是珍惜身边人,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包括我们整个所有的在一起奋斗过的同事、合伙人、员工。

第二:重要的就是真的是要结合产业,无论你原来是产业的从业者,还是不是产业的从业者,你都应该要跟产业进行深度链接,如果有机会比如说跟老东家继续合作,都是极其好的路径,而不是觉得非要去另起炉灶说做一个老大,你可以做职业经理人的老大。我想就必须跟产业链接。

第三:真的要有坚持心态,无论遇到什么状况,只要在奋斗的过程中,遇到的任何困难在坚持面前都会跨过去的,你说我跨不过去,是因为你自己没有给人真正在坚持的决心,你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你坚持不下去状态的时候。

汤明磊:自己也不想坚持。

王海波:你的身边人、你的合作方就不会坚持了。所以我想认为可能一个是珍惜身边人,一个是紧密的捆绑链接实体产业,第三个就是要在各个环节要有真正有坚持的心态,就相信一定能做好。

汤明磊:我觉得特别好,最后您送给了我们大家三颗心。一颗对人才的珍惜之心,一颗对产业的敬畏之心,一颗对我们至暗时刻的坚持之心。

推荐内容
比拼多多还下沉的电商能赚钱吗比拼多多还下沉的电商能赚钱吗成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刘筱柳:电商已在危机当中遇新机成都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刘筱柳:电商已在危机当中遇新机隐藏在外卖 信息流 电商里的算法 到底有没有价值观?隐藏在外卖 信息流 电商里的算法 到底有没有价值观?自动驾驶 钉钉 小蛮驴 数智化浪潮里企业数据该怎么用?自动驾驶 钉钉 小蛮驴 数智化浪潮里企业数据该怎么用?
工厂数字化 是抵抗风险的唯一出路工厂数字化 是抵抗风险的唯一出路阿里云工业大脑3.0搭建一站式开发工业应用阿里云工业大脑3.0搭建一站式开发工业应用奢侈品电商 压死趣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奢侈品电商 压死趣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出口复苏强劲 线下受益?还是电商好日子来了?出口复苏强劲 线下受益?还是电商好日子来了?
海外跨境电商争相复制着“淘宝直播” 能成功吗?海外跨境电商争相复制着“淘宝直播” 能成功吗?产业互联网周报:腾讯大会重申产业数字化产业互联网周报:腾讯大会重申产业数字化数字科技 产业互联网下的金融“全垒打”数字科技 产业互联网下的金融“全垒打”腾讯汤道生:向“数字”要“效率”是产业重塑的必然选择腾讯汤道生:向“数字”要“效率”是产业重塑的必然选择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20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