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学院首页| 业界资讯| 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 工业4.0| 运营知识库

成功的创业者是怎么思考的?

来源:投资人说 作者:童士豪 2016-06-30

一、投资我主要看什么

对于投资风险,投资人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去考虑,而且会系统地去思考。

不同基金对每一种风险的评估都是不一样的,最大的风险其实是社会风险,这是系统性的,无法掌控。对VC或PE来说,投资的风险需认真的对待。当然,不同阶段,会有不同风险:

第一是市场。这个市场是已经起来了,还是即将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都是比较难掌控的。如果这个市场起来了,那它的规模究竟能做多大,想象空间又能有多大,这个行业未来的竞争会不会很激烈,这些都是投资人需要深入思考的。

第二是商业模式。这是各VC花费时间最多的一个问题。如果某一模式被验证可行,而且风险较低,那么它有多大的杠杆效应?比如我投一块钱进去,最后能赚多少钱回来?或者用多长时间,我能把这一块钱赚回来?这些问题也都是投资人比较关心的。

但这是我较不关心的一点。

因为商业模式,基本上是能计算出来的,只要你足够聪明、数学基本功足够扎实。这不是成功的重点。重点是什么呢?我一向认为,重点是创业团队的执行、学习、调整以及凝聚人才的能力是否强大,是否能及时找对风口,不然估值即便再便宜,这个项目也没价值,零里面的100%还是零。

很多刚入行的投资人在做项目时,因为对这个行业没有太深的理解,对创业团队也不够了解,所以就跟创业者处的非常纠结,投资人是想极力的把价格压低。实际上,那些对价格越敏感的投资人,越反应出他对该项目风险是没有把握的,所以他要靠低价格来让自己觉得比较保险一点。

二、轻模式与重模式

因为现在的市场已经比较火热了,很多人担忧的并不是团队或市场,而是系统性风险,就是到底什么时候这个行业的泡沫会破掉。当你在和投资者谈项目时,你留意他们问的是问题、什么形式的问法,你就能大概猜出他是什么类型的投资者。

有人偏重于产品,他会在产品上和你谈很多细节,但产品是会变的,今天做的是这个样子,之后可以就变得更好,所以这本质上还是赌的是团队的学习能力。

我从第一次看小米做MIUI,到第一次玩小米第一款手机,再到后来他们做红米,中间差别其实非常大,所以你是很难在见到它的第一天,就能想象到它最后将是怎样的。

财务风险和商业模式风险有关联。投资者通常会选择轻模式的架构,因为轻模式不需要太多的投入,就能提早证明这个项目是否有机会、是否可行,所以,一般轻模式的项目在融资的速度上会比重模式项目快。

但如果一个行业,轻模式的项目太多,重模式如果也有办法做起来,那也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你看,大众点评、58同城、赶集网等,它们的模式相对来讲都比较重,但因为比较重,所以能够做成这个事情的团队相对比较少。假如有五个项目同时在做,这其中能走出一家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为什么团购项目一度比较受欢迎,就是因为它的模式相对较轻,所以有十几家的团购网站曾经拿到VC的钱后奋勇厮杀。越是轻模式的行业,你的竞争会越多,但如果你能活下来,未来赚到的钱也会比较多。重模式行业,参与的团队比较少,但投入比较大、融资时间比较长,中间会有一个取舍。

三、David Cowan给我的启示

十年前我开始了做VC,之前我有过创业的经历。当时我去了美国一家非常不错的投资机构——BVP(柏尚投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这家投资机构投出了像Skype、Yelp、LinkedIn、Pinterest等世界知名的公司。

但他们一直有个很有意思的风格,就是在自己的网站上有一页,叫做Anti-Portfolio,那些就是它有机会投资但遗憾没谈成的或拒绝不投的公司名单。名单上,它没投成的公司,比它投成的公司还要有名。

比如苹果,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苹果的估值为6000万美元,但当时他们觉得,它的估值太高了,所以就Pass了。BVP当时认为,一家硬件公司,这么高的价格,显然不合适。另外还有像ebay。要知道,BVP负责人David Cowan,非常聪明,我非常钦佩他,《福布斯》杂志全球顶尖VC排行榜上,他常是排前20名。但他当时评价ebay,觉得这就是一家卖漫画书、稀有钱币和邮票的小网站,看上去就非常不靠谱,不可能有很大的市场,所以就Pass了它。

当年他们放弃投资Google就更有意思了。David Cowan当时去见他的大学同学,而他同学已把自家车库租给了Google的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David Cowan和同学碰面聊完天,跟他同学说:“等会我从你家离开时,可不可以不经过你家那个车库,因为我实在不想见到那两个人。”

其实BVP的投资风格就非常稳健,像打棒球,要保障自己不断有机会挥棒,只要注意下一个球能打出去就行。我记得有一位著名的投资行业的教父也说过:“投资的第一个规则是不要输钱,第二个规则就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个规则。”

我早年自己创业的时候,每当我的项目没被投成,被拒绝的理由,在我看来,都是非常理性的,我都能理解,因为创业本身是非理性的,很难有人说我对这个行业非常的了解。大多数的投资人当时所做出的决定,也都是非常符合他们的理性思维,就像David Cowan一样。

所以很多时候大家不做某件事情,绝大多数情况是基于他自己对此的判断,是过往的经验告诉他,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不能这样做。

四、VC是如何思考的

我一直坚信的是八个字:谋定而动、顺势而为。

加入纪源资本(GGV)以后,我们内部几个管理合伙人经讨论后认为,未来十年,应专注移动互联网,但移动行业范围很广,所以需要全球布局,而且速度要快。

因为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已经到了一个爆发式成长的阶段,仅中美两个市场就有10亿多部智能手机,如果今后三五年不能抓住机会,等大家都起来了,再去找新的投资机会就难得多了。

所以未来三五年内,速度一定要快,虽然估值可能不是非常让人满意,甚至让人担忧,但对行业布局来讲,投资者必须要舍得下成本。

我们发现,2000年后,在美国,未上市的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基本上都跟2C有关。在2000年之前,也有十几家公司,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都是2B的。这和美国高科技历史的发展、购物习惯、人口结构都有关系。

1980年~1985年,为什么个人电脑能够发展起来,主要是因为,二战后婴儿潮这代人已经30岁了,他们对资讯的需求,比上一代人要更直接与敏锐,他们愿意花钱去买一个很简单的电脑。那时候,IBM不愿意进入这一领域,当然,这并非它不能做,而是看不起这一行业。它认为,真正的电脑不可能这么简单、搞得跟玩具一样。

在1995年~2000年这段时间里,二战后1965年~1980年出生的孩子,即X一代(投资人说注:被遗忘的一代),这时他们已进入了校园,甚至有些已离开了校园步入了社会,这些人对资讯的掌握,比他们的父母要更强,他们对上网的兴趣也更大,他们开始需要更多的互联网的新服务。

但接入互联网需要有很多基础设备,那时整个市场还处于一片空白,所以,当时投基础行业比投2C公司更安全,赚钱也更多。说白了就是属于2C的那个时代还没有到来。

2000年之后,90后一代已开始进入到了青少年阶段。我记得2005年时,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写过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社交网络能够在那时发展起来是有原因的。

遗憾的是,当时很多美国的投资者都错过了这一个机会,因为他们仍然对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惨重损失记忆犹新,所以一直没敢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本土VC,以及远在俄罗斯的投资机构发现了这一机会,并从中赚到了很多钱。

这些投资者不投某些项目的理由,细究之下都是对的,要么价格太贵,要么还在亏钱,要么商业模式不清楚。但如果不掌握趋势,投资者将失去非常大的机会。

很多基金如果仔细想想自己在干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计算:假设一家早期VC募了有两亿美元,平均一个项目投一千万美元,算下来,这笔钱大概可投20个项目。如果它的回报是2.5倍的话,那它的投资者(LP)会对它非常满意,这样,基金的管理者(GP)要给它的投资者(LP)5亿美元的回报。也就是说,我拿了LP2亿美元去做投资,十年之内我要还他5亿美元。

那这如何做到呢?

我有20个项目可用来尝试。如果项目我投得比较早,占20%的股权,被我投资的这20家公司加在一起,必须有25亿美元的市值,这样我才能还5亿美元给我的投资者。25亿美元是什么概念呢?要有5家在创业板或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当时的总估值。

所以说,投资20家,其中有5家必须上市,25%的IPO命中率,我才有机会达到2.5倍回报。有没有可能改变这个公式呢?很简单,如果你投资的一家公司,上市时并非只有5亿美元,而是个奇虎360、京东甚至是个阿里巴巴级别的公司,那你投这一家就够了,而要投中这类级别的公司就要求投资人必须要明白大势。

五、如何分辨VC

投资者思维各不相同,只有极少数的投资人是非常愿意去冒险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的企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非常大的投资回报。

所以,创业者在和VC打交道时,不妨多听听他们问的问题,他们是对风险顾虑更多,还是问你的机会到底在哪里、还是问你怎样把企业做大,通过这类的问题,你就可以大致判断出他们属于哪一种的投资者。

我发现我自己最喜欢问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把企业做大?要做大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要到哪里找到这类资源?要到哪里找到最适合的团队和你一起干?

对这类问题,我听到的答复越具体,我越有把握或越能让我做出判断投资他。

对于风险,其实VC都很聪明,相互比较一下,每家VC对项目风险的分析报告几乎是一模一样的,99%的风险都能被分析出来。因此我觉得能看出项目的风险,这只是VC的基本功,而能持续判断出这个团队是否有机会做起来才是VC的真功夫。

我在做投资时,常有年轻同事跟我讲,投资的公司目前有什么样的风险,或者这个团队还有什么不妥。我说,这些分析都很好,我也能理解这些不足之处,因为我创过业,创业的过程我清楚,这过程当中绝对不是完美的,问题往往一大堆。在中国创业,更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必须学会「农村包围城市」。

在创业策略上,中美两地的公司做法还不太一样。

美国很多公司更愿意一开始就做城市中高端用户喜欢的产品,因为创业者本身就是高端人士,比如名校毕业,他做出来的产品更适合城市用户。而中国互联网市场更多是草根用户,创业成功者自然多为草根,创业项目也多是为与自己类似的草根提供服务,这是最近几年我在中美两国创业者中发现的最明显的一个差别。

六、下一个十年的趋势发展

有四个趋势是我们看好的:跨境、农村市场、企业升级、软硬件结合和AR/VR的新机会。

这四个里头,我个人能够发挥最大作用的就是跨境,跟我自己的兴趣、敏锐度、背景很接近。2013年我感到,跨界的时代终于要来了。

举个例子,印度现在是全世界智能手机成长最快的市场,之前印度的网络建设不够完善,大家都是拨号上网,现在随着智能手机和3G的普及,一旦用户基数到了,用户开始花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他自然而然会在手机端进行消费。

所以2012年的时候,我成为印度两大电商Flipkarthe和Snapdeal的个人投资者。那时候我们基金都是不看印度的,都是我个人投资的,在期间我也帮助他们转型,在2013年Groupon是非常火热的模式,印度电商也是学习团购模式起来的,那时候鼓励他们去转型,变成是天猫或京东模式,他们听了也看了,也在中国考察过了,所以很快就转了。

所以在这种发展中国家,你应该赌最聪明的那些人,如果你敢冒风险,你就去指点他们,他们转型速度会很快。

第二个趋势是农村。中国互联网已是七亿人口的规模,未来要发展的话一定是向农村发展。那产品怎么样让三、四、五线地区的用户喜欢用?这是很多创业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两年前我们投的「小红书」小红书,那时候一直讲「屌丝经济」,我自己认为「屌丝经济」是能够输出到海外的,所以我非常看好「屌丝经济」。

全球化的趋势是社交+电商,美国大部分的网站都是靠广告变现。所以我觉得,未来五到十年还是有很多的创业机会。中国现在虽然大环境比较差,但互联网能够发挥的作用逐渐渗透到了线下,所以这些改变是必须要做的,其实都是好事,改变的时候会比较痛苦。

第三个趋势就是企业级服务。现在这已经成为了一个很热的话题,那怎样在这个平台上吸引企业级的商品交易?这也成为了很多创业者需要思考的课题。

大家喜欢投资那种转化率比较高的项目,或者用户频次比较高的。就旅游来说,一年就那么几次,要是专门做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小红书用户一年购买的次数大概是12次到36次不等,所以2C最重要的就是,怎么样让用户使用的次数、频率更高。2B的话不可能做到的。怎么办呢?

举个例子,在美国我们投了一个家装网站「Houzz」,它主要吸引那些想要整修房子的人。因为美国房子比较大,修缮费用比较多,你要花的钱可能是几十万美金到一百万美金不等,这比国内装修市场大得多。这个过程中有设计师、建筑师,很多都是要帮你造房子的人,那怎样让这些人在你的平台上去分享?拿自己漂亮的图片秀给人家看。

这些人都是有目的这么做的,因为分享得越多,最后用户就越了解他,他们彼此就会产生交易的机会。很多网站现在还没做这个事,目前他们还在做2C的事,盈利靠广告业务。但更大的机会他们没想到,从中国市场的角度看,应该是有大机会的,就是让这些供应商在上面做事情。

2C是免费,你就用吧,会吸引很多人来。累积久了,就变得有意思了,在社区形成讨论或分享,只要可能有用户,供应商就会愿意分享更多,同时他们自己也可能产生交易。

最后一个是软硬件的结合,AlphaGo大胜李世石也让我们看到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未来潜力。

七、从结果来倒推问题

在小米初期,如果靠线下发展,毛利就不可能太低,需要有高毛利才能跟人家分,这样一来,产品怎么可能便宜?所以小米要靠线下销售产品,手机就很难便宜,一定要靠互联网才行。

那如果做电商,你怎么样?像京东、凡客一样烧钱吗?要是没有钱怎么办?最后就逼着雷军团队去懂,怎么通过口碑的方式吸引用户,用户骂也好,喜欢也好,都可以,只要你愿意讨论,流量就来了。

做硬件要三个月之前就下单,怎么办?所以你的货就永远都不够,那个饥饿营销不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是被逼出来的,因为要是货上太多,没人买怎么办?

事后看来,这些都是很聪明的做法。每件事都是像公式一样,一步步推演出来的。这点雷军强。雷军解决公式问题的能力,全中国少有。

所以团队要成,要有人懂电商,有人懂社交,懂硬件,软件。每个礼拜升级,每个环节都是算出来的。小米在每一块,除了硬件,多少都有经验,都干过。

最难找的人才是懂两个领域或以上的,只有懂多个领域,你才能把各领域的优点结合出来,看清别人的弱点是什么。否则的话,就像老鹰看狮子,说你有翅膀能飞不就得了嘛。讲半天,彼此都通不了。

我后来发现,最后能成功的这些企业,有些招数只有那个创业的「当局者」能想出来,因为他有之前的经验,他的特质造就了他能想出这些招数,别人是模仿不了的。



推荐内容
2018年新零售趋势十大预测2018年新零售趋势十大预测互联网企业加快布局“新零售”互联网企业加快布局“新零售”跨境电商平台八仙过海 海淘市场掀圈地运动跨境电商平台八仙过海 海淘市场掀圈地运动H&M接入天猫新零售 首开除官网外线上渠道H&M接入天猫新零售 首开除官网外线上渠道
腾讯参战新零售 生鲜大战已经打响腾讯参战新零售 生鲜大战已经打响阿里,京东,苏宁,云集微店,唯品会……电商扶贫到底哪家强?阿里,京东,苏宁,云集微店,唯品会……电商扶贫到底哪家强?外媒最新盘点:2017世界10大在线零售商外媒最新盘点:2017世界10大在线零售商亚马逊提的贸易链 品牌有3个内涵亚马逊提的贸易链 品牌有3个内涵
电商快速发展的印度 2017出现了这六个看点电商快速发展的印度 2017出现了这六个看点拼多多企业店铺和个人店铺的区别及各自优势拼多多企业店铺和个人店铺的区别及各自优势携程签证获专利 全自动智能化代替传统办签携程签证获专利 全自动智能化代替传统办签全球移动用户将超过80亿 4G用户首次赶超3G全球移动用户将超过80亿 4G用户首次赶超3G
  联系我们(09:00 - 18:00)   关注我们   光蓝新闻
  400-8118-609(免费咨询)
010-62329893(大客户专线)
在线客服点击咨询
    ▪ 2017年国庆中秋放假通
▪ 2017年春节放假通知
▪ 2015年国庆节放假通知
▪ 关于不法分子冒用我公司名
 
首页 | 解决方案 | 产品与服务 | 客户案例 | 联系方式 | 关于光蓝 | 电商学院 | 触屏端
© 2004-2017 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Glaer、光蓝是光蓝的注册商标 京ICP备06051083号
北京市海淀区志新路二里庄35号万和大厦5层 (100083)
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双软企业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 海淀区创新企业 ISO9001:2008质量管理体系认证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
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最佳外包服务奖 中国网上零售优秀服务商50强 中国中小企业最佳电子商务服务商 支付宝合作伙伴 万网核心合作伙伴 阿里云核心合作伙伴